关于翻唱Leonard Cohen歌的几件事

  1. 还没有听Lana Del Rey版的Chelsea Hotel No. 2,心里已经有几分明了能够唱成什么样了。虽然打雷姐作为车祸奖一姐名声早已在外,但其复古而又慵懒的唱腔却实在适合不过这首歌了。对于一首伤感的情歌,打雷姐正是找对了类型,人们听后也很容易陷进这种似有似无而莫名奇妙的伤感之中,一首歌能让人忘记身边的事已是绝对的成功,至少这是已经是Chelsea Hotel No. 2最佳的翻唱的版本(Rufus Wainwright的版本一直未曾听到,还有打雷姐在某些尾音真是表现出修音师傅都无力挽救的地步了,比如唱到And then you got away, didn’t you babe…中最后的babe,真是鸡毛疙瘩一身起。)
  2. Nancy的最佳翻唱版本来自于Deerhunter的主唱Bradford Cox,有气无力的调调配上主唱惨白的气质也给这首歌带来了美妙的妖气。可惜的是这个2012年为纪念Cohen发型Old Ideas专辑的翻唱只有视频版。(这一系列翻唱中还有Cults的Everybody knows,唱的真是惨绝人寰,老人家听了非常伤心。)
  3. Father John Misty也就是Fleet Foxes的主唱翻唱了One of Us Cannot Be Wrong,主唱将这首悲苦如此之深的歌曲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歌曲这样唱到    But you stand there so nice, in your blizzard of ice, oh please let me come into the storm.从开始唱“Please”已快用力过度,最后唱的是撕心裂肺,令人不住感动的眼泪直下(还有全身丝丝发冷)。虽然如此也不愧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翻唱版本
  4. 每一个翻唱的人都会将旧的歌曲带上自己显著的新风格。Bill Callahan也就是Smog的主唱翻唱了老头的最佳之一So Long Marianne,也将自己的风格深深的印入了歌曲。Bill一贯的田园风,流畅的吉他,加上歌曲本身的魔力,无疑让这首歌带上了一种新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