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 Callahan @ 愚公移山

image

第一眼看上去Bill Callahan比我想象中高很多,相当的帅气.两年前看到视频Bill满头的白头发和皱纹,和早年的英俊形象反差实在太大.这下看到现场倒是完全消除了疑虑,又感到Bill大叔迷人气质了.Bill从来都不是话多的人,无论是现场还是采访中。据说在采访中,Bill会经常停顿很长时间再说出那寥寥两句话;而在现场Bill也就是两三句的应付,大多数时间内他只是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唱到high的时候会扭曲着脸然后开始做原地踏步的动作。这真是令人想到他的歌词.

I started telling the story without knowing the end
I used to be darker, then I got lighter, then I got dark again

这次演出只有两个人,Bill和穿着花衬衫的吉他手。因为这次巡演主要是Dream riverApocalypse为主,这两张专辑相比于田园牧歌式的Sometimes I Wish We Were an Eagle在器乐的表现上更为丰富(比如说笛子的加入等).而在现场却缺失这种器乐的辅助甚至没有鼓声,不得不说略为有点单调,在NPR上曾看到Bill和他的四五人团队的合作似乎更能反应专辑作品整体的特点.

但是这种配置也有他的有趣点,电吉他手表现地相当的出色.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在Amercia!中,听似嘈杂的电吉他配合着Bill略带滑稽的反复念叨America! America!,也是当晚的一个亮点.

虽说器乐十分的简单,但是整个过程一点也不单调.在看现场之前我不禁想到了两年前在上海看的Mark Kozlek,那场演出Mark只有一把吉他,加上对他的新专辑并不熟悉造成了后半段的一种折磨.倒是吃了上次的亏,对Bill的专辑真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我甚至会去听(Smog)早期许多奇怪的作品.但是颇为可惜的是很多令人期待的歌曲都没有呈现.比如我去年的年度歌曲Small Plane,比如令人听哭过的I'm new here还有早年的Dress sexy in my funeral.其实Smog时期的歌曲Bill都没有怎么唱,甚至在我前面的外国妹子叫喊着:

Some smog in beijing, please!

配合着这几天北京那雾霾天,真是令人哈哈大笑.想到Mark那场马克叔叔问听众有什么想听的嘛,观众说起了Red house painter时期的歌,马克叔叔顿时摇摇头说4AD时期的歌那真是几百年前的老古董了!

The sing无疑是整场观众最熟悉和兴奋的点,对于我来说这首歌也有不一样的深厚感情

Well the only words I said today are “beer” and “thank you”

Bill mutter 出 beer,Thank you,正是这两句歌词支撑住了我苦闷的十月.

而结尾来的如此之快真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Sycamore出自Woke On A Whaleheart,整首歌就是无比的简单,却是我见过最好的结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