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雨岛"
ABOUT

Suzanne

什么都是你的,mazzy star可以是你的,
什么都是你们的,iron and wine 可以是你们的,
只有Suzanne是我的,你们什么也拿不走.

鸭腿面,谢谢。

北京的初秋,孤独无聊,心总起起落落不能平复。
为了准备GRE,向公司请了一个月的假,每天就在住的地方无聊的看书,到了饭店就出去吃饭,想想或许出去觅食的时间是我唯一快乐的时光了。

有时中午为了省时间,常去楼下吃咖喱鸡排饭,现在想想这味道还真挺不错的。就是这店靠家太近了,每次吃完饭都不能消化而胀一下午。
有时会跑到圣熙八号去食吉野家,昨天偶然听到my little airport的《给亲戚看见我一个人食吉野家》,也真是莫名的契合。歌词唱到:“给亲戚看见我一个人食吉野家,还有什么以后可以怕”,恩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吧。路上会听一席的Podcast,听到各种不同的人生,有去缅甸帮助贫民的,有去意大利的小工房为了学油画修复的,有大肆鼓吹人就是要折腾的。越听着他们的演讲,越感到自己是囚徒,被困在北京的一个小房子里每天干着都是我不想做的事情,也佩服他们的勇气与胆识,鄙视自己的无能与懦弱。
我也经常去圣熙八号楼上的店,每次准时地到达店里,每次点一样的东西,每次坐在一个位置,每次都在看那本茨威格的小说,每次都精确的凑好钱给营业员,甚至连续几天在同一时间在店里看到一个金发的外国青年坐在那靠窗的位置。每次瞧见他总看着窗外走着神,或许他也和我一样是个囚徒吧。
也有时,我会去家的西边吃鸭腿面。家的西面人流虽多开的店却多是不入流的路边小摊,好在地势非常的开阔,当夕阳摇摇坠落在地面时总能看到绚丽的晚霞近似夸张的在无限的远方铺张开来。我总喜欢听着smog的老专辑走在路上,有时盯着远方的夸张的奇景发呆,有时感到想通点了人生的道理,有时觉得人还是那个样。
然后我走进小店,对着老板娘说道:“鸭腿面”。面很快就上了,当我吃完暖暖的面心满意足的抹抹嘴巴付了帐,接着对老板娘的女儿说:“谢谢”,再转身走出店。嗯,那两句话或许这就是我一天中唯一和人的交流了,

“鸭腿面,谢谢”。
“鸭腿面,谢谢”。
近乎于禅。

The only words I’ve said today are ‘beer’
And ‘thank you’
‘beer ,and thank you’
‘beer ,and thank you’
——Bill Callahan

音乐能拯救你吗?

阿门!
但是它不能。
前些天在心急如焚地准备GRE考试,人心慌地就像是不断膨胀的气球却不知何时爆裂。音乐也不能拯救我,我试图寻找可以让我安心的音乐,可都没有用。想想也真沮丧,就算我听了那么多的音乐,可音乐还是帮助不了我丝毫。
就在我忙着写作文提纲的时候,耳机里放着噪音音乐,我早已忘却放的是什么,我更忘却将耳机拿下了,耳边就算是拖拉机的轰轰轰估计我也忙得没法在乎了,音乐没法拯救我。

北国的秋

郁达夫在《故都的秋》中说道“南方的秋(比之北方的秋)总是色彩不浓,回味不永”,作为一个南方人今年第一次来到北国感尝北方的秋,其中滋味也是良多。说是第一次也不准确,前年深秋是来过北京的,只不过那时匆匆一来急急而去,秋天的味道即使尝到了却远没有入味。而今年是感受到了从夏末到秋初的转变,从穿着短袖到添上了长衫,从夏日的雷雨到秋雨的滴滴嗒嗒,从楼下的看车老大爷开始进入值班室避风,也从我那干涩的脸愈发地难受,种种。可我向来并非如此敏感的,就算这些东西在我周遭呼呼的变化,我从来也只是顺其自然。
直到有一天的深夜,我和往常一样在家里看书,忽然屋外的风从窗外悉悉索索地翻了进来,吹得我一激灵。可奇怪的是我的大脑却产生了一种似乎毫无关联的化学反应,我从来没有那么迫切地想喝点茶,我在家乡经常喝却从来不记得什么名字的茶。也正是那一瞬间,我冥冥的感受到 —— 秋意来了。

北国的天永远是那么高。上海的秋天虽然也同是秋高气爽,但北方的秋却总带着那种浓浓的味道,悲怆的情绪。九月初从内蒙回来,车上一路看到的都是那高耸而又稀稀拉拉的云朵,碧蓝碧蓝的天空,脑子想到的是高大雄壮的蒙古人率领千军万马,在茫茫的草原和无穷的天空连接处出现,那些人和马都带着原始的凶猛与无畏,似乎马上就要扑过来一样。当你回过神想细细寻找他们时,蒙古的军队又伴随着人马的喧嚣声渐渐的不知消退到何方。北方的秋也是那样,带着雄赳赳气昂昂地气势而来,我正想要好好回味,却是欲说还休,欲说还休。

到现在为止,北国的秋只是露出了小小的一个角,让我再继续感受感受北国的秋吧。

阿呆如是说(二)

  1. 突然想通了一个问题,大家在知乎上点的是赞同按钮!不是赞按钮啊!
  2. 跑步跑到极限就开始思考一些原始的东西,比如“上帝”比如“存在”
  3. 佛教里面有所谓的“空”的概念,但是理解这个“空”却是很困难的过程。假如过于坚持去追寻这个“空”相反却会陷入“执着”,这真是矛盾而不能得的极佳例子啊。同理对付那些网上的喷子(和那些人身攻击,喜欢贴标签的人)假如过于坚持和他们辩论,自己难免也逐渐心怀怨气与真理也渐行渐远。类似地陷入了“执着”的陷阱,真是得不偿失。
  4. 不喜欢人,可必须得在人群中。这真是可爱又可哀的现实。